鉴赏主体须具备相应的情感体验与审美需要

共鸣是鉴赏主体与客体间的情感交流,但这种交流不是主体根据客体的需要,扭曲自己去适应客体,而是客体所携带的情感信息唤醒、激活了主体某一方面的情感体验和审美需要。一般说来,一个人的情感体验与审美需要是多方面的,它们在—“般情况下处于潜在的状态,在鉴赏实践个,如果鉴赏客体具有大致相似的情感与审美信息,使会将它们重新唤醒、激活起来,与鉴赏客体发生共振。不同的鉴赏对象,唤醒鉴赏主体的不同的情感体验与审美需要。但是,鉴赏主体必须要有这种情感体验与审美需要,如果没有,鉴赏客体包含的信息再丰富,也不可能使鉴赏主体产生情感的共振。如一部描写空巢家庭中老人的孤独与寂寞的小说,可能会使老年人涕泪纵横,但对年轻人却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因为他们没有这方面酌情感体验。宋代大诗人陆游年轻时娶舅父之女唐婉为妻.夫妻恩爱,后因其母不喜欢唐婉而被迫离婚。21岁时,他在沈园偶遇唐婉,勾起他积淀心中多年的情感,遂写了著名的《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口口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给远。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唐婉看了这首词,无限感慨,按同一词牌,和了一首:“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砍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口口人成各。今非昨,梦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团。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这以后不久,唐婉便因伤心过度而死去。由此可见陆游的这首词带给她的强烈的情感冲击,换句话说,她对这首词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与陆游有着相同的经历、情感体验和审美需求,如果换了另一个人,则很难产生如此强烈的情感共鸣,尽管他可能十分欣赏这首词。

2016-11-23T15:49:1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