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道德和学术精神关系到学术文化及论文代写的成败兴亡,学术文化不可能游离于政治和经济之外而与世隔绝。学术化总是会对政治和经济发生影响。当然,政治和经济又在对学术发生影响。政治腐败和经济腐败会引起“学术腐败”。学术腐败实际上已不是一般的文风不正的问题了,而是道德败坏的问题了。
学术失德会严重困扰学术研究的正常发展,学术腐败的表现,可谓形形色色,五花八门。它使圣洁的学术变得肮脏起来,内在的学术价值被蛙空,被异化。诸如抄袭剿窃弄虚作假;假冒伪劣,混水摸鱼;粗制滥造,泡沫成果,1稿多用,重复循环;剪切拼凑,杂取组合;改头换面,粘贴复制(电脑技术方便了拼凑组合和自我复制);请人代笔,或寻求挂名;关系网络,关照近亲;项目垄断,虚假鉴定;以钱开路,出卖署名权,等等,不一而足。
学术研究中弄虚作假的现象,中外都不乏实例。本世纪30年代,英国人多森为了骗取科学上的荣誉,把人的头骨打碎混入古老动物化石和石器中间,又从1个海外归来的水兵手中买了1块猩猩的下领骨,精心加工后用重错酸饵溶液和氧化铁染成红棕色,然后一起偷偷埋在郡皮尔当的沙层中,以后再挖出来,被英国科学机构命名为“多森原始人”。40年后,这个骗局被揭穿。这种做假为受到科学界的唾弃。
直至当今,弄虚作假、剩窃抄袭的事件,在学术界时有发生比如,涂秀虹等著《吴敬梓与〈儒林外史〉》(春风文艺出版社,1998版),多处抄袭陈美林《吴敬梓与〈儒林外史汗。对陈著中的错误情袭不改。《光明日报》2000年6月15日发表李志明的文章《一本抄袭拼凑而成的书》,揭露此事。文中言及,“雍正末乾隆初任江宁府学教授的唐时琳,当时同赵国麟、上江督学郑绪谷一起推荐吴敬梓”,这句话中有两处错误,一是唐时琳当时是江宁县学训导而非江宁府学教授(见乾隆十三年《江宁新志》,或同治十三年《上江两县志》);二是唐时琳并没有和赵国麟、郑绪谷一起推荐吴敬梓因为他没有资格推荐人参加博学鸿词廷试,当时朝延规定三品以上的督、抚、学政才有推荐资格,赵国麟是安徽巡抚,郑蜡谷是上江督学,有资格推荐。
在学生的毕业论文中,同样不乏剧窃抄袭的现象。这个问题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令教育工作者伤脑筋的一件事。为反窃,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物理学教授卢姆菲尔德于2001年设计了1份反抄袭的电脑软件,对所审论文进行扫描,把多于6个字的习惯用语找出来并标明,再进行手工阅卷,便于发现其中论文是否抄袭。民分析了5个学期的论文,122篇被锁定为有抄袭嫌疑。这一件震动了全州,有的学生因此被开除或取消毕业文凭。
我们高校学生毕业论文写作中涉及不道德的问题也是比较多的。抄袭现象,代笔现象,“渗水”现象,用剪、拼、套、换来写论文“回收”再用,拿上届学生的论文来顶数等现象,同样是学术失德的表现,都需要花大气力加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