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比是通过对两类事物的比较来说明某一问题,学术论文的开头常用这种方法。使用这种方法要特别注意类比的双方本质上的可比性“,类”不同不可“比”,否则就会牵强附会、不伦不类。崔明霞、彭学龙同志的《商业秘密权和知识产权属性》(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年第期)就是用的类比方法开头的文章。类比法与毕业论文的基本结构绪论的写作诠释法同样是写作绪论的重要方法。
近年以来,各国学者对商业秘密法律保护的理论基础进行了深入研究,提出了各种理论和学说,包括“信任关系说”“、契约关系说”、“财产权说(知识产权说)”“、准财产说”“、财产价值说”“、相对财产说”“、反不正当竞争说”“、人格权说”和“企业权说”等等,不一而足。在商业秘密法律保护理论体系中,商业秘密权的法律属性是最根本的问题之一,它往往决定一个国家商业秘密法律保护的强度,是明确商业秘密法律保护的依据和保护方式的关键性问题,同时也是确定商业秘密构成要件的核心依据,因而在立法和司法实践中都具有重要意义。上述各种理论中“,信任关系说”“、契约义务说”和“反不正当竞争理论”未能给予商业秘密权本身以足够的重视,因而不可能最终解决商业秘密和商业秘密权的归属问题。其他各种理论则致力于对“商业秘密权”本身的研究,而且除“人格权说”外,都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商业秘密权的财产权属性,这一点值得肯定。但令人遗憾的是,仅仅从宽泛的财产权角度来界定商业秘密权,是不可能得出准确结论的。真正科学的理论应将商业秘密权定位于知识产权的范畴。这也是我国的执行协议和完善商业秘密保护法的现实要求。许多学者在其论著中都没有严格区分“商业秘密”和“商业秘密权”这两个不同的概念,行文时大多用一个词,即“商业秘密”有时指“商业秘密”,有时指“商业秘密权”,具体含义只是根据上下文才能判明。严格说来“,商业秘密权”和“商业秘密”是权利和权利客体的关系,应加以区分。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也许是由于对商业秘密(权)的认识不够深入。但更重要的原因则应该是,在知识产权体系中,有些词是兼具权利和权利客体两种含义,如“专利”“、知识产权”等。因此,一些人把这种一词多意性也赋予了“商业秘密”。
但笔者认为,“商业秘密”这个词不具有指代“商业秘密权”的功能,在行文时特别是在学术论文中应加以区分。本文试对商业秘密权和知识产权属性进行探讨并兼论知识产权的性质。这篇文章的开头部分就是对“商业秘密”和“商业秘密权”进行了知识产权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