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根据知识积累,确定方向。比如:是古代文学,还是古代汉语? 是现当代文学,还是美学?无论选什么方向,都必须是作者感兴趣的。但能否可行,心中没有太大的把握,可以按着拟想的方向,再逐步收缩范围。

其次,查阅资料,深层扫描。认真读作品,熟悉资料,包括阅读原作,查阅年鉴、论文索引等文献检索工具书;阅读与之有关的研究论文,熟悉研究对象的历史和现状,特别是最新的研究动态信息。
第三,分析资料,追溯验证。从宏观上正确把握,通过阅读了解别人写过什么东西,有些什么论点。哪些属学术前沿问题,哪些是薄弱环节?这些资料越全面、越新颖越好。

比如,选现当代文学这个学科方面的选题,除了看教材之外,还要全面了解该学科研究的历史与现状,看一些学术史或学科史方面的书籍。如:读黄修己先生的《中国新文学史编篡史》(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5 年版) , 了解不同历史时期文学史的编写情况;读徐瑞岳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史纲》(江苏教育出版社, 2001 年版) ,熟悉各种文体、流派与主要作家的研究历史;读崔西璐的《中国当代文学研究概论》 (天津教育出版社, 1990年版) , 掌握1990 年之前的当代文学研究状况。《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已经出版20 多年,设有资料专栏,每年还有年度研究述评,概括主要的研究成果和思潮倾向。其他刊物如《文学评论》、《新文学史料》和一些高校学报,也不时有类似研究述评的论文刊出。有些专题性的研究刊物如《鲁迅研究月刊上》《延安文艺研究》、《茅盾研究机》《郭沫若研究》等,也比较注重资料和研究述评。

更重要的资料整理成果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发起编篡的大型丛书《中国现代文学史资料汇编》,包括文学运动、论争、社团资料丛书30 种,作家(170 位) 专辑合集150 卷;还有《中国现代文学期刊索引》和《中国现代文学总书目》等。
在选题之前,浏览查阅这样一些”研究之研究”与相关的资料,对该学科以及某些研究领域的学术发展状况有大致的了解,就像有了一份地图,帮助我们掌握基本的方位,熟悉必要的路向,有利于我们确定选题的范围。传统做学问讲求先有” 书目学”知识,其实,现在我们的研究也有这种必要。在选题基本确定后,征求老师的指导,给自己列出一个基本的参考文献书目,认真阅读研究前人的成果,可以从中引发出一些新问题,获得启示,形成思路。
珍惜自己的阅读印象和体验。看自己的思维成果是否对前人的见解有纠正、补充作用,还有哪些问题尚未得到解决,自己能否解决?通过主客观条件的权衡,现在解决不了的,可以留待以后解决;如果能论证清楚,就可以在此基础上,选择其中的一个问题,也可以是大课题下的一个子课题,拟出一个能够反映中心论点或标明研究范围的标题。

从选择方向到确定论题、拟定标题,这是一个由宽到窄、由大到小、由笼统到具体、由朦胧到清晰的不断深化的过程。
这个过程也不是-成不变的。因为,你感兴趣的问题,也可能是别人感兴趣的问题,或许别人已经有了结论,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如果与前人的研究相撞,就可以更换视角,或放弃另选。
选题一定要查看文献资料,熟悉选题所在领域的研究状况,不看研究的历史与现状,很可能是无研究价值的无效劳动。
所以,在选题之前,需要查一查别人在这方面已研究了哪些问题,进行到什么程度,有没再人写过你正打算要写的题目?如果没有,你要研究的就是新问题;如已有人研究并写了文章,那就看一看这些文章的结论是否正确?如不赞同,可写商榷性文章;如赞同,再看一看这些文章的视角、立场、切入点、论据、论证逻辑等是否合理,如有瑕疵,你也可写文章进行补充和纠正。总之,你在了解、把握研究动态的基础上所确定的题目才不会与已发表过的论文在题目、观点上重复。

有些选题并不是一开始就有明确的目标。选题也可以在没有确定目标的状态下进行。据说,有一个设计师承接了一个项目,他在建筑物的周围全部铺上了草坪,但却没有路,任人去踩。几个月后,草坪上就分明出现了几条有粗有细的人行道,他就在此基础上修了几条宽窄不同的道路。具体到选择适合自己的研究领域也是这样。在开始的时候,你可以没有明确的目标,只看你喜欢看的,读你喜欢读的,慢慢去感受。日子久了,你的眼前便会出现几条路,这些路都可以通向你要追求的目标。该走那条路,该选什么题,感觉会告诉你。

要善于捕捉一闪之念。在阅读文献资料或调查研究中,有时会突然产生一些思想火花。尽管这种想法很简单、很朦脆,也未成形,但千万不可轻易放过。自己阅读过程中的印象、体验和思考最重要。要抓住一些鲜活的体验、思维的火花,以及一些尚未理解的问题,很可能新意就隐藏在其中,创新思维就在这里诞生。所以,要随时记下资料中对自己影响非常深刻的观点、论据、论证方法等,记下脑海中随时涌现的点滴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