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方法注重说明、解释某种概念、知识,通过说明、解释直接的或间接的有关概念、知识,提出理论问题进行讨论。如:监听,又称窃听、侦听,是听取、记录自然对话、有线通讯和无线通讯传递的信息,以发现犯罪嫌疑人和犯罪证据的侦查方法。诠释法完全不同于毕业论文的基本结构绪论的写作设问法。
其中,针对有线电子通讯实施的监听较为常见。监听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监听包括经一方当事人同意的监听、当事人自行实施的录音行为和由第三者实施的公开及秘密监听。狭义的监听仅指侦查机关在谈话的双方当事人不知情时秘密实施的听取、记录会话内容的侦查活动。近年来,受全球经济一体化、科技现代化的影响,我国的刑事犯罪对象、内容和形态方面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为适应犯罪在形式和内容上的变化,及时、有效地发现、追究和惩罚犯罪,侦查机关要求将科学技术手段应用于刑事侦查的呼声日渐高涨。虽然我国刑事诉讼法允许在开展刑事侦查时采用某些科学技术手段,例如在勘验、检查中使用激光显现指纹仪提取犯罪现场的指纹或使用电子呼气检查仪实施酒气检查等,但却未对侦年查做出明文规定。有鉴于此,1993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以下简称《国家安全法》)首次明文规定了技术侦查。一般认为,上述法律中的技术侦查指国家安全机关和公安机关为了侦查犯罪而采取的特殊侦查措施,其中包括电子侦听、电子监听、秘密拍照或录像以及邮件秘密检查等秘密实施的专门技术手段。从法理上讲,立法应以一定的立法事实和立法必要性为前提,在经过全面、反复论证和修改并充分考虑相关法律、法规的整体均衡性和相关机关的实际操作能力才较可行。国家安全法在性质上属于特别行政措施法,其规范的对象和范围仅限于危害国家、社会安全的犯罪;警察法属于公安机关的内部组织法,只限于协调、规范公安机关工作人员的职业行为,加上上述两法均规定实施技术侦查应以国家有关法律为根据,且未对技术侦查的法律性质、适用范围和条件、申请和认可的程序、执行机关的权限以及结果的使用等具体问题做出明确规定,因此笔者认为上述两法还不能成为实施监听等技术侦查的直接法律根据。仅就监听而言,目前世界上大多数现代法治国家均通过制定专门成文法规或在宪法、刑事诉讼法中予以专项规定的方式对其做出规定。为应对刑事诉讼实务中的客观需要,实现国家安全法、警察法的有关规定与刑事诉讼法的有机整合,我国也应尽早通过专项立法或在刑事诉讼法中设专门章节对监听行为的法律性质、适用条件、实施程序、使用所获证据的原则及救济措施做出明确的规定。
这个绪论就“监听”的含义、性质和作用以及范围进行了较为全面而详尽的诠释。该文的开头的诠释很适宜、不枝不蔓,语言也较简洁,更有特色的是针对性较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