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学术论文,一般议论文也常用这种方法开头。设问法与毕业论文的基本结构绪论的写作实论法具有同等的作用。
如毛泽东同志的《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一文开头就是如此“,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人的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这种开头的方法很具吸引力,能紧紧抓住读者。学术论文用这种方法提出问题,为本论部分的分析、回答问题确立特定性的一种行文方式。杨家志同志题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与新民主主义发展模式的复归》的文章的开头部分就是用的设问法:中国自五十年代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之后就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为什么说直到现在我们搞社会主义还“事实上够格”?社会主义 自比资本主义优越是不言明的事,为什么又把中国社会主义分成“摆脱贫困的社会主义”和“比资本主义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两个阶段?在进行建设够格的社会主义之前,还要经历一个不够格的社会主义的历史阶段,这个阶段是毛泽东倡导的新民主主义历史阶段。新民主主义历史阶段、摆脱贫困的社会主义阶段、以及我们当前常说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这是一些必须搞清楚的问题。作者用设问的方式一连提出了三个引人深思又具有一定深度的理论问题。
在绪论中“设问”,在本论中作答,全文浑然一体。可以说该文用“设问”开头很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