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的书刊浩如烟海,网上的资料目不暇接,令人眼花缭乱。有的人不知道该看什么,不该看什么;不知道先看什么,后看什么。常常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陷入困惑。具体表现在:

1.盲目寻找:
看看这也需要,那也有意义。直到用时才发现,急需的没找到,不需要的找了一大堆。赶快再去寻找要用的,可惜时间已不允许。

2. 见异思迁:
即不能集中注意力,有针对性地围绕自己的选题搜集资料。
比如,在白居易的诗集中,看到了李白和韩愈的唱和诗,于是放下李白的诗又去看韩愈的诗,读韩愈全集看到了有关柳宗元的文,于是放下韩愈又去看柳宗元,如此等等,见异思迁,不断变换着搜集目标。最后,究竟该搜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了。

3. 贪多贪全追求”竭泽而温”或”一网打尽”。
竭泽而渔意思是说排尽湖中的水或池子里的水去捉鱼,大鱼小鱼一齐捉,比喻取之不留余地;”一网打尽”即一个不漏掉。搜集资料时,古今中外,文学语法,美学修辞,整天陷在各种资料的海洋中不能自己,却不知自己该用什么。

上述几种搜集资料的方法都是不科学的。我们面临的是一个知识迅速更新的时代,每一个学科也都有无限的知识空间,每一个领域又有相互交叉的领域,而我们搜集资料的时间是有限的,不能被那些不需要的东西遮住眼,见异思迁不行,”竭泽而温”或”一网打尽”也是不可能的。

搜集资料,既要追求广泛性,又要追求针对性。抓住重点,有计划、有目的地查找与自己选题有关的资料。如果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可以先把它记下来,以后有机会再看。
总之,不要忘却了自己搜集的目标,浪费研究的时间。

怎样才能做到有针对性地搜集呢?比如,要研究某作家的小说,可以针对此选题,搜集如下资料:

  • (1)研究对象本身的资料。如,阅读他的作品。
  • (2) 研究对象的背景资料。如,作者所处的时代、创作思想、创作理论。
  • (3) 熟悉研究对象的研究历史与现状的资料,看别人评论他小说的文章,以及评论他小说以外的其他作品的文章。
  • (4) 了解他与同时代小说家创作风格的不同,以及与同类风格小说的比较。
  • (5)搜集与研究对象有关的其他资料。
  • (6) 了解与论题密切相关的理论经典著作和重要文章,及有关政策文献。名人的论述极具权威性,对准确有力地阐述论点大有益处。搜集资料时也要注意这一点。